智利宣布取消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资讯

智利宣布取消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2019年10月30日 22:20:21
来源: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讯)

被奉为“新自由主义”发展范例的智利,经过数日来的骚乱后,决定取消将于该国举行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和气候大会。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10月30日消息,智利总统皮涅拉在电视讲话中宣布了上述消息。

此番取消会议的决定是由于国内日渐暴力的示威游行。

皮涅拉表示,目前智利应该关注的是如何重建公共秩序,并保证民众安全与社会和平,同时推动相关议程以回应公众诉求。他说:“这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抉择……但是也是基于共识的明智。”

在决定公布前,皮涅拉提到,已与多位外国领导人通话,提前将取消决定告知。

被问及取消访问智利一事时,白宫发言人表示,“我们并不知情。我会搞清楚的。”

按照原计划,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和气候大会将分别于11月和12月在该国首都圣地亚哥举行。

根据官网信息可知,此次会议主题为“联通人民、塑造未来”,将重点讨论数字经济、区域互联互通以及女性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

智利总统宣布取消APEC,图自央视新闻

骚乱背后的“智利模式”之殇

智利国内骚乱最初由于当局小幅加价首都地铁票,很快扩展成民众对社会不公现象的广泛抗议。智利政府上周将“紧急状态”扩展到全国多个城市。

尽管皮涅拉履行了重新组阁承诺,但此举并没有平息该国街头的暴力示威。示威者于28日重返街头,并要求总统本人辞职。根据智利官方28日最新数据,示威活动已经造成至少20人死亡。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崔守军表示,智利作为拉美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的典范,突然陷入混乱令人震惊,而在混乱背后可以发现智利表面繁荣之下隐藏的深刻的结构性问题。

智利28日再次爆发骚乱,视频截图

为智利带来繁荣的“智利模式”并没有超出新自由主义的范畴,是一种追随西方新自由主义理念的政治经济发展模式,在本质上是新自由主义指导下的私有化、市场化、民主化和自由化。在新自由主义指导下,“智利模式”反对国家对经济的干预,主张私有化和市场化的经济运行模式,而政府只需要扮演“守夜人”的角色。

然而,智利模式也存在着一些固有的缺陷,没有真正清除社会积弊和提升社会平等;一方面,“智利模式”未能摆脱新自由主义导致的社会不平等通病;另一方面,完全追随华盛顿共识的经济发展模式虽然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提高效率,但作为后发国家缺少政府有效的指导,在产业结构上没能摆脱“资源诅咒”。

崔守军指出,民生永远是最大的政治,“智利模式”最大的弊病在于没有处理好发展问题。从根本上看,智利并没有摆脱“拉美病”的痼疾,其看似光鲜的经济增长并没有摆脱“有增长而无发展”的窘境。

早前报道

智利地铁涨价3毛钱,何以演变成一场政治危机

民众经济压力增大才是这起事件愈演愈烈的根本原因。

▲2019年4月,智利总统皮涅拉访问中国。

10月8日,智利总统皮涅拉在一档电视访谈节目中表示,“当前拉美政经局势动荡,而智利是一片真正的绿洲”,呼吁“民众与政府携手守护国家”。其自信骄傲之意溢于言表,信誓旦旦言犹在耳。

然而,不到半个月,智利局势就急转直下,以学生为主体的示威者不满政府提高地铁票价,在首都圣地亚哥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

示威者从最初“跳闸进站”,破坏地铁车站,再到袭击警察、打砸商店、焚毁建筑,甚至蔓延至其他城市,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据悉,目前已有308人被捕,数百民众和警察受伤。

面对抗议浪潮,皮涅拉政府软硬兼施,一方面安抚民意,解释提价实属“迫不得已”,宣布冻结提价;另一方面强硬止暴,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在首都实施军管宵禁。

目前,智利的局势仍未完全平息,局势如何演变尚未可知,但这一事件无疑给令人称道的“智利模式”蒙尘。

在这起事件中,地铁一再涨价是直接导火索。智利的公共交通一直由政府定价,实行低价政策,但今年以来国际油价持续复苏,智利比索也有所贬值,低票价难以维系运营成本,政府已于1月提价20比索。近期,皮涅拉政府基于专家小组意见,决定早晚高峰期地铁票价由800智利比索(约合人民币7.97元)涨至830智利比索(约合人民币8.27元)。

尽管只涨价相当于人民币3毛钱,但是此举遭部分民众强烈反弹,指责政府未事先征询民意,且连续大幅涨价(年初涨过一次),恐怕会加剧通货膨胀,并引发连锁“涨价潮”。

事实上,中下层民众经济压力增大才是这起事件愈演愈烈的根本原因。皮涅拉上台以来,锐意推进税法、劳动法和养老金改革,卸下了公共财政的重担,有效保证了经济增长,但一定程度牺牲了中下层的利益,使得这个群体的不满情绪有所累积。

今年以来,智利经济下行压力陡增,政府将增长预期从3.2%下调至2.4%-2.9%,仅能勉强达地区平均水平,失去了拉美地区“领头羊”的地位。受此拖累,智利今年就业数量和质量均有所下滑,民众“荷包”缩水,开始有所抱怨。

与此同时,不时曝光的军警腐败丑闻更是“火上浇油”,令智利民众倍感失望。而皮涅拉政府却不合时宜地接连大幅提高地铁价格、电价和医疗支出,进一步拉低了中下层民众的生活水平,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点燃了他们的强烈不满情绪。

此次骚乱或许不久即将平息,成为智利迈向一流发达国家道路上的“小插曲”,但着实有不少值得反思。

诚如皮涅拉所言,作为唯一一个超越“中等收入陷阱”以及加入亚太经合组织的拉美国家,智利长期保持了稳定的政治体制和完善的经济社会体系,在拉美地区国家普遍深陷发展和治理困境的大背景下,“智利模式”令各国侧目,智利这片“绿洲”不啻是拉美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但当寒冬来临,或许再美丽的“绿洲”也会“褪色”。面对日新月异的经济社会问题,智利唯有延续稳健的政策方向,秉持开放多元包容的发展理念,探索全新的增长机遇,才能破解发展难题,令发展更好地造福于民。

□ 严谨(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

544844大红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