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近百年来首次,英国将在圣诞前举行大选
资讯

深度 | 近百年来首次,英国将在圣诞前举行大选

2019年10月30日 21:04:51
来源:上观新闻

英国议会下院10月29日投票通过英国政府提出的一项法案,同意在12月12日提前举行大选。各个政党预计下周开始围绕英国“脱欧”展开激烈的竞选活动。有评论称,这场为期6周的大选将是二战后英国最重要的大选之一,或将永远改变英国与欧洲的关系,以及英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这也将是一场难以预测结果的大选,大选能否打破英国国内政治僵局也仍未可知。

一场大选

根据相关法律,英国原定2022年举行新一届议会选举。但英国议会下院29日以438票支持、20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政府提出的提前大选法案。在获得议会上院批准后——分析认为该法案预计在上院会顺利通过,议会预计11月6日解散,之后各党将展开为期5周的拉票活动,大选结果预计12月13日揭晓。这场“闪电大选”将是英国自1923年来首次在圣诞节所在的12月举行大选,也是英国在不到五年内的第三次大选。

在英国政局因“脱欧”僵局面临不确定性的当下,这场大选引起舆论关注。《华尔街日报》称,29日表决结果为英国几十年来最不可预测、最易引起分裂的一次全国投票铺平了道路。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这是一场具有重要意义的大选。在面临几代人以来最严重政治危机的时刻,英国选民将前往投票站。

《纽约时报》称,29日表决结果为二战后英国最重要、最不可预测的大选之一打响了第一枪。这场为期6周的大选或将永远改变英国与欧洲的关系,以及英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

“左右阵营之间的鸿沟是如此之深,结果是如此不确定,”伦敦国王学院政治学教授阿南德·梅农(Anand Menon)说,“这是我们选举历史上特殊的动荡时刻。”

届时,大选将是一幅怎样的图景?舆论认为,各党围绕“脱欧”的分歧将会主导激烈的竞选活动。《华盛顿邮报》指出,在“脱欧”问题上,选民将面临一些严峻的选择,以及热情的承诺、可怕的预言、虚伪的陈述和模糊的数据。

执政党保守党和最大反对党工党受到最多关注。舆论预计,现任首相约翰逊将带领保守党打出“完成脱欧”的旗号。《华盛顿邮报》预计,约翰逊将抨击那些反对党和精英,称其密谋剥夺英国“脱欧”的自由。

预计工党将打出“为多数人而不是少数人”的旗号进行竞选。但其在“脱欧”问题上的立场并不十分清晰,因此工党可能会将选民的注意力吸引至其他领域,例如医疗和教育。

目前看来,保守党的优势略大于工党。保守党方面,虽然约翰逊已与欧盟达成新版“脱欧”协议,但他可能因为未能遵守承诺而遭到选民的惩罚。约翰逊曾表示,他将不惜一切代价带领英国在今年10月31日“脱欧”,而英国和欧盟目前已经同意将“脱欧”“弹性延期”至2020年1月31日。

工党方面,不少议员对提前大选感到忧虑,认为工党目前难以进行竞选活动,一是因为工党的“脱欧”策略仍不清晰,二是该党在民意调查中的表现落后于保守党。

其他党派也跃跃欲试。自由民主党领袖乔·斯文森表示,约翰逊和科尔宾都“不适合担任首相”,她的政党组建下届政府并非不可想象。自民党主张取消“脱欧”、进行二次公投,苏格兰民族党立场类似。由奈杰尔·法拉奇领导的“脱欧党”将200%支持英国“脱欧”。

舆论认为,届时“脱欧派”选民将投票给保守党或“脱欧党”,而“留欧派”选民可能支持工党和自民党。

一场“赌博”

在经历了三次失败后,约翰逊29日终于如愿看到提前大选。而约翰逊之所以想要提前大选,是想要化被动为主动。今年9月,约翰逊将21名在“脱欧”问题上“反叛”的保守党议员开除党籍,导致保守党在议会下院丧失多数优势,约翰逊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屡遭阻击。约翰逊本月早些时候表示,本届议会已经“名存实亡”,无法完成“脱欧”任务,提前大选是打破僵局的唯一办法。

据《金融时报》报道,约翰逊得出结论,与其在未来几周或几个月内面对强大的反对势力,不如现在就举行大选。首相的一位盟友表示:“议会将继续拖延。”约翰逊认为自己可能不得不在2020年1月31日之后再次被迫申请推迟“脱欧”,“那将是致命的。”

约翰逊和反对党几经鏖战,终于敲定提前举行大选。在29日议会下院投票前,此前一直反对提前大选的工党领导人科尔宾突然“开了绿灯”,表示将支持提前大选,因为“脱欧”已经再次延期,工党此前对于排除“无协议脱欧”风险的诉求已经得到满足。对于在议会接连遇挫的约翰逊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反对党为何给约翰逊“送上大礼”?

上海欧洲学会副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叶江注意到,周一,约翰逊在第三次提前大选动议被议会否决后表示,他将另寻出路再次推动大选,他可能会通过与自民党和苏格兰民族党联手提出一项仅需简单多数的法案来实现这一目标。在此情况下,提前大选几乎成为定局,因此工党没有必要再反对。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看来,因为“无协议脱欧”风险消失而支持提前大选可能只是科尔宾的一个说辞。在特雷莎·梅担任首相期间,工党希望对其政府发起不信任动议,争取提前大选。而在约翰逊任期内,提前大选成为了他的“武器”。其实工党并未排除提前大选可能性,一直在调整策略,为的是“要把自己的戏份做足”。

崔洪建指出,约翰逊宣称提前大选是因为反对党没有承担责任,要把权力交给人民。在此情况下,约翰逊占据一定道义和民意优势,如果工党仍不支持提前大选,那么工党相对于保守党的劣势会进一步体现,民众会认为工党在逃避责任。

可见提前大选成了保守党和工党的共同选项,而且这可能是打破“脱欧”僵局的唯一途径。崔洪建指出,如果再按目前局势耗下去,表面上是约翰逊受到损失——他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无法落实,但工党也会因英国无法“脱欧”承担越来越多的责任。

“当然,时机很重要。”崔洪建说,工党此时支持提前大选,因为之前在为大选做准备。现在,工党可以打出竞选口号——工党确保英国没有“无协议脱欧”。可以说,工党是在一步步着眼于未来大选布局。科尔宾29日表示,工党将开始“最雄心勃勃、最激进的竞选活动,旨在实现真正的变革”。

《金融时报》指出,在这场大选中,各党都面临风险,因为大家都在努力争取选民。约翰逊团队承认,提前大选是一场“赌博”。一方面,保守党需要议会多数席位,才能落实新版“脱欧”协议。另一方面,在英国人民选出新一届议会之际,关于“脱欧”协议的讨论将被搁置。

还有保守党高层人士指出,约翰逊这是冒着输掉“脱欧”大业的风险。因为工党、自民党和苏格兰民族党都支持二次公投,这可能导致2016年的公投结果被推翻,“脱欧剧情”或将惊现反转。《纽约时报》称,在约翰逊走钢丝般的政治生涯中,这场大选是最大胆的“赌博”。

也许是意识到了形势很严峻,有报道称约翰逊已将此前开除党籍的21名议员中的10人拉回自己阵营。分析指出,约翰逊此举消除了一个潜在威胁——一些“反叛者”或以独立人士身份参选,从而分散保守党的选票。如果约翰逊想在议会下院获得多数席位,他需要争取每一个席位。

一场公投

2016年6月,英国选民以52%支持、48%反对的结果通过“脱欧”公投。2018年11月,时任首相特雷莎·梅与欧盟领导人达成“脱欧”协议,但该协议先后3次遭到英国议会否决,特雷莎·梅也最终辞职下台。今年7月,约翰逊正式就任英国首相,本月与欧盟领导人达成新版 “脱欧”协议,但该协议仍未获得英国议会批准。

工党议员杰斯·菲利普斯表示,“这(新的大选)将是一场‘脱欧’公投,不管我们喜欢与否”。英国广播公司(BBC)称,这场大选注定将成为英国公众对于英国欧盟成员国身份的一次公决。《纽约时报》认为,这场大选标志着英国“脱欧”进入新的阶段,“终极拷问”——英国如何,甚至是否“脱欧”被抛给了英国民众。

“脱欧”延宕三年,引发英国政坛持续角力,这场紧要关头的大选能否打破僵局?路透社认为,这场大选前景不明,“脱欧”已让不少选民身心俱疲,消蚀了他们对保守党和工党的忠诚度。《纽约时报》认为,大选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英国公众变化无常的情绪,他们不仅被分成对立的阵营,还被整个混乱的过程搞得筋疲力尽。

《金融时报》29日发布民调显示,保守党支持率比工党高出11%,这是否意味着约翰逊有望名垂青史?或是像他的前任特雷莎·梅一样“爆冷”,成为“短命首相”?

叶江认为,保守党有望赢得较多席位,但其议席过半可能存在困难。可能的情况是:保守党和“脱欧党”一起赢得过半席位,然后联合执政,推动“脱欧”,或是工党、自民党和苏格兰民族党一起赢得过半席位,在此情况下,“脱欧”前景可能出现变数。

崔洪建指出,约翰逊上任后吸引了部分“硬脱欧派”选民,他在民调中保持着一定领先优势。但问题是,民调结果是否代表选票支持?这将取决于竞选者如何在竞选活动中说明自己的主张。约翰逊在提前大选中处于攻势,或能提升支持率,而工党处于守势,主要任务应是巩固支持率。从个人角度来看,约翰逊也比科尔宾占优,工党方面目前无法推出一个可与约翰逊在政治声望上匹敌的人物。

崔洪建还指出,大选结果能否真正改变“脱欧”政治僵局仍未可知。外界需要关注大选结果和组阁形势。一种比较可能出现的结果是,保守党和工党都没有取得绝对优势,焦点将转向获胜党派如何组阁。

在组阁方面,工党比保守党处于更有利地位,工党和自民党、苏格兰民族党结盟的可能性更大,而约翰逊选择执政伙伴的空间要小得多。届时可能产生一种犬牙交错的局面,即保守党可能会赢得选举,但无法成功组阁;工党可能会输掉选举,但其组阁可能性更大。

英国思克莱德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柯蒂斯(John Curtice)持类似观点,如果约翰逊在投票日之前保持10%的领先优势,应该足以让约翰逊赢得多数选票,可能足以让他施展“脱欧”计划。但柯蒂斯指出,如果保守党未能赢得多数选票,他们的“朋友”就会比工党少。

崔洪建指出,届时若以保守党为核心组建起政府,那么“脱欧”朝着约翰逊规划路线前进的可能性更大。若以工党为核心组建起政府,那么“脱欧”方向可能出现变化,鉴于自民党和苏格兰民族党倾向于二次公投,约翰逊设定的“脱欧”路径或被大幅修正。届时,英国“脱欧”可能又会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金融时报》指出,如果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赢得绝对优势,那么“脱欧”僵局将会持续。保守党一位前内阁部长级官员表示:“大选完全有可能产生又一个“悬浮议会”(即无多数党的议会)。”如果大选结果不明确,可能只会翻开英国“脱欧”政治僵局的又一篇章。

544844大红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