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负=制造学渣”?南京市教育局回应了
资讯

“减负=制造学渣”?南京市教育局回应了

2019年10月30日 21:27:11
来源:人民日报

为进一步发展素质教育,创造更好育人环境,按照上级部署安排,2019年10月—11月,全市开展义务教育学校违规办学行为问题专项整治专项督查行动,重点是对义务教育学校规范办学、校外培训机构违规办学等工作进行督查。全市各级教育部门、义务教育学校按照统一部署,聚焦存在问题进行排查,整治纠正不规范的办学行为,但同时也发现存在对督查工作理解不准确、执行规定简单化的现象,引起了社会和部分家长的误解。

为此,市教育局要求各区各校进一步认识规范义务教育学校办学行为的意义。开展违规办学行为的整改和督查,是为了促进学校更好遵循教育规律,促进学生更好健康发展,促进教育高质量发展。全市教育系统要准确理解工作要求,纠正违规考试、违规排名、超前超标教学等不规范办学行为。符合教学规律的作业、考试、教育评价应继续坚持,并不断提高其针对性、有效性。要在把不合理的课业负担减下去的同时,加强教学研究,提高教学质量。要开齐开足体育课、艺术课、劳动课、心理健康课、社会实践课等,努力促进青少年学生全面发展。要规范执行上级要求,防止和纠正执行简单化、形式化、机械化现象,持续推进规范化办学。要树立正确的育人观、质量观,通过家委会、家长会和社会宣传等途径,广泛传播科学的教育理念和正确的教育方法,构建学校、家庭、社会协同育人的良好生态。对于督查整治中发生的偏差,要及时纠正,确保义务教育规范有序发展。

【新闻多一点】

减负是制造学渣吗?

“来啊,一起做学渣啊。”

近日,一篇名为《南京家长已疯》的网文刷屏,引发网友热议。

在文中,作者声情并茂地“描述”南京正在推进的减负政策的效果,并感慨:“也许用不了多久各位的孩子就会成为一个活泼灵动、热爱生活、轻松愉悦、心智健康的学渣”“南京家长在快乐与痛苦的交织中,终于疯了”。

资料图:新疆乌鲁木齐市第133小学,一年级的学生朗诵语文课文。中新社记者 刘新 摄

减负=制造学渣?

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

“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在很长时间以来,这句看似调侃的话却成为了中国万千家庭的真实写照。

而在如今的减负政策之下,“我没有作业”“我们从来不考试”“我不在课外补习”“我下午3点就放学回家”……当这些听起来很“母慈子孝”的生活状态,真实地发生在南京、发生在我们身边之时,不少家长却再也坐不住了。

在中国的学生和家长之间,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现如今,当老师的法宝由于减负政策不再灵验之时,如何保住学生的命根,成了每个家长心中的头等大事。

毕竟,当中高考犹如利剑悬于每个家庭之上时,很难有家长不去关心孩子的成绩和分数。因为这些,在一定程度上与孩子的未来息息相关。

资料图:南京市后标营小学举行轮滑运动会。泱波 摄

还有一点不容忽视的是,在很多家长眼中,减负减掉的不只是学生的压力,同样也减掉了学校和老师的压力。为了保住孩子的分数,这一部分压力自然只能平移到家长的肩上。但是有足够的能力和精力来辅导孩子学习的家长又有多少?

正基于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不少南京家长会认为“减负=制造学渣”,甚至对政策质疑的声音呈现出了“一边倒”之势。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减负政策屡引争议

浙江小学生9点后可拒绝完成作业

在减负的洪流之下,“疯掉”的可能不仅仅是南京一地的家长。

今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 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诸多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都在意见中被进一步明确。包括严禁以任何方式公布学生成绩和排名;严禁以各类考试、竞赛等作为招生依据;杜绝将学生作业变成家长作业,等等。

此后,为中小学生减负的相关政策逐渐在多个省市落地。在省级层面,就有浙江、云南、宁夏、上海、广东、河南、辽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多地。而在地市层面,诸如厦门、邢台、承德、以及上文提到的南京等地,同样出台了具体举措。

资料图:昆明的学生在图书馆自习室内写作业。 中新社记者 任东 摄

最新一个出台相关政策的省份是浙江。近日,浙江省教育厅会同浙江省委网信办等14个部门联合起草了《浙江省中小学生减负工作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现正面向社会公众公开征求意见。

征求意见稿共列出了33条重点举措,包括严控家庭作业总量和作业时间、加强竞赛管理、严禁利用周末和节假日补课、严控校内考试次数、严禁发布考试成绩和排名等。

在征求意见稿中,最吸引眼球的无疑是这一条:小学生到晚上9点、初中生到晚上10点还未能完成家庭作业的,经家长签字确认后,可以拒绝完成剩余的作业,教师不得对有此类行为的学生进行惩戒。

和南京类似,伴随这些政策一同落地的,还有家长质疑的声音。

资料图:某星期五下午三点,南京一初中门前有大量家长等待孩子放学。冷昊阳 摄

家长焦虑如何缓解?

学者:改革教育评价体系或为关键

那么,给学生减负的政策,真的是在制造学渣吗?

对此,教育学者熊丙奇在媒体上发布文章称,这样夸大负外部性进而对减负污名的说法,不过是拿应试教育的高压学习标准来衡量当前减负,也是教育焦虑的产物。从逻辑上讲,这根本就站不住脚。

他进一步解释称,从当前的教育生态看,个别地区纵容学校违规办学,如超前教学、提前教学、利用节假日补课,会劣币逐良币,带动整个地区的违规办学。

熊丙奇说,因此,南京此番严格减负值得肯定,但要持续下去,需要的是省级层面的一致行动,对那些不严格依法治教的地方教育部门,要依法追究责任,当所有地区都严格规范办学,当所有人都不用被拽入应考“军备竞赛”,家长的“公平焦虑”才能更好地缓解。

此外,在他看来,从根本上说,“减负=制造学渣”的观念背后,连着教育评价体系的偏差。在“每分必争”的升学竞争中,家长很难不关注孩子的分数,也很难关注分数之外的其他素质发展。只有改革教育评价体系,破除升学评价中的唯分数论,才能引导家长走出育儿误区,这也是我国当前给学生减负的关键所在。

关于减负,你怎么看?(来源:中新网)

相关报道:南京家长已疯

544844大红鹰网站